澳门新葡亰娱乐场新-官方登录手机版网址 小说 尔东一天什么也不做就想听母亲唱歌,叫母亲来吃一点

尔东一天什么也不做就想听母亲唱歌,叫母亲来吃一点



  纸也醉了,满是碎念。

图片 1

图片 2

 
 父亲喜欢喝酒,每天晚饭时就喝上四五两酒精度比较高的白酒,一番慢酌细品后,他满脸红通通的,一如他的性格:正直刚烈。然而,父亲的意识却是清醒的,他并没有醉,也不会因酒失态。饭后,他便开始趁着酒兴讲述他年轻时候那些敢作敢为的经历。那时候他的酒量比现在还大,有次喝了两三斤酒终于喝醉了,躺在雪地里睡了一夜,居然安然无恙。那时他才二十岁出头,和我母亲都还不认识,如果那次喝酒喝过去了,以后就没有我了!我父亲曾经患过许多疾病,比如:肺结核、糖尿病、冠心病等等,按常理酒精对肝脏功能损害最大,他的肝脏功能最有可能出问题的,然而,它却出奇地好,可能他的肝脏解酒功能特强。我们姐妹遗传了父亲的基因,都能喝酒,但酒量赶父亲差远了。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尔东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微笑,想不到苟延残喘了几十年后还有人为他唱起旧曲。这世间啊,有鞋匠的孩子想去念书而不是继续修鞋,有酒家的孩子想去做饭而不是继续酿酒,有农民的孩子想去打铁而不是继续种田。为什么有的人当了皇帝就一定要治理朝政而不是喜歌赏舞呢?

尔东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尤其是那些文绉绉的长篇大论,什么之乎者也的最讨厌了。尔东喜欢听母亲唱歌,喜欢母亲唱到忘我时拉起他的小手一起舞蹈,母亲唱的歌多是父亲作的,词也好听曲也好听,加上母亲的声音,尔东一天什么也不做就想听母亲唱歌。母亲每天都会为他唱歌,在歌声中好像那些枯燥的文章也美妙起来。

后来母亲就不再唱歌了,尔东也长大了。不是母亲不想唱,只是作曲的人再也不会为了母亲作曲。母亲每天都呆呆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桃树。以前都是父亲在树下抚琴,母亲唱歌起舞的啊,现在再响起父亲作的词曲,就像一把钝刀子,重重地划在心上,不见血,却生疼。

尔东发誓不会再有女人像母亲一样思君念君不见君,尔东在一次吃茶点时,遇见了她,柔若无骨地小手揭开茶盖,将茶水缓缓注入杯中,递到他面前。没有说话,小脸通红。尔东离开主人家,丽儿就一直在尔东身边了,丽儿发长七尺,光可鉴人,眉目如画,试问世间有几人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尔东最爱她,会唱歌。歌声悠扬,温暖如母亲。尔东为她建筑楼阁,楼阁高有数十丈,广袤延伸出去数十间,穷尽匠人智慧出土木之奇,华美至极集人工之巧。窗牖墙壁栏槛,都是以沉檀木做的,以金玉珠翠装饰。门口垂着珍珠帘,里面设有宝床宝帐。服玩珍奇,器物瑰丽,皆近古未有。阁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名花。每当微风吹过,香闻数十里。尔东为她作词作曲,独酌谣,独酌且独谣。一酌岂陶暑,二酌断风飙。三酌意不畅,四酌情无聊。五酌盂易覆,六酌欢欲调。七酌累心去,八酌高志超。九酌忘物我,十酌忽凌霄。凌霄异羽翼,任致得飘飘。宁学世人醉,扬波去我遥。尔非浮丘伯,安见王子乔。独酌谣,独酌酒难消。独酌三两碗,弄曲两三调。调弦忽未毕,忽值出房朝。更似游春苑,还如逢丽谯。衣香逐娇去,眼语送杯娇。余樽尽复益,自得是逍遥。

最后尔东为她,失去了一片繁华的土地,失去了雍容华贵的生活,失去了万人之上的权利。世人皆骂之,众人皆叹惋。尔东笑笑,收起手中的折扇,对台下听得如痴如醉的客人说,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代我向尔东问声好。

那个满是酒气的书生对尔东说:这些歌女知道什么?她们就知道为了搏客人一笑哗众取宠,你听听她们唱的什么?后庭花啊!民不聊生之际,她们竟然还在演唱这等亡国之曲。可笑可笑,可笑至极。尔东回到:对于她们来说,这《玉树后庭花》只是一首歌啊,一首词曲都完美的歌啊。说完尔东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我确信我生活在一个纸醉的世界,毫无忌惮地用文字来表达。你的快意恩仇,我的孤芳自赏。

新年到了,很多人回家,一些天南地北的哥们儿,总算可以聚一聚了。

我的老父亲

   
 母亲大多数时候是安静地听着父亲吹牛,对他重三遍四的话语,她始终是像第一次听到的一样,面露欣喜。过后,我背地里当着母亲埋怨父亲老是喝得醉醺醺的,而且酒后总是牛皮哄哄、胡侃海吹,而她却总是维护、支持父亲,觉得父亲一辈子就这个爱好,我们不应该过多干涉。父亲和母亲年轻时候的爱情轰轰烈烈,在他们父母的反对下,却依然走在了一起,风风雨雨、相濡以沫这么多年,印证了他们那一代人对爱情的忠贞。只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那种炙热的爱情早已慢慢变淡,变成了骨肉亲情。

  凌晨两点,若不是麦克风伴音太高或许我还能听见觅食的两只猫凄厉地叫声,它们相互撕咬着,在垃圾堆里打成一团,随即又缩成一团。

出门在外,尘土飞扬,吃的苦受的累姑且不说,忍的辱挨的气暂搁一旁,七八个哥们儿在我家相约着大醉一场。这几年,在广东也经常与朋友聚一聚,大瓶小瓶儿的海喝一番,酒精考验,虽不及长安酒徒及太白酒仙,自忖也不至于三两杯扳倒。当大家提到不醉不归时,我兴致颇高,志得意满。

文/木棉之秋

     
我母亲不喜欢喝酒,看着父亲喝得那么快活,就想尝尝这酒的滋味,于是稍稍喝一小口,便被辣的得直吐舌头,原来酒并不是那么好喝啊!有时父亲喝得太多,她也忍不住唠叨两句,我们知道她这是心疼父亲,怕他喝多了伤身。因为母亲患许多疾病,用药效果不是特别好,于是慢慢喝起了药酒,每次晚餐陪父亲喝一小杯,这下父亲可高兴了,虽然对他而言是不值一哂的量,但是有母亲陪着喝酒就更开心了。只是没想到的是母亲也学会了慢酌细品,两老口可以慢慢地边吃边聊,一顿晚餐可以吃上一两个小时,这时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喝完一小杯酒,母亲双颊染上了红晕,有了一丝醉意,也开始觉得酒是个好东西,身子骨也不疼痛了。酒后的父母更像是哥们儿、朋友,以酒传递情意。

  几个人喝得醉醺醺地依旧扯着嗓子对着屏幕上的苏荷现场吼着,颇有些mc水观音的味道,摇摆着欲坠的身体,整个KTV包厢满是疯狂的时光颠倒的人,我披上风衣出了门,之所以没醉是因为我不想过早纵情声色。

正月初五,天气很好,阳光慵懒而不乏热情,哥们儿早已来了,在太阳底下玩牌的玩牌,聊天的聊天,将新春的气息淋漓尽致的渲扬着,延续着。

我们那里有老话说,闺女是父母的酒坛子、糖罐子。闺女出嫁后不用养父母老,但逢年过节的,给父母买些烟酒、称几包糖送回家是应尽的义务。

   
年纪大了也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们做儿女的也不应该干涉太多,让他们生活地自由自在,更加温馨、更加美好,最美不过夕阳红啊!

  刚出“钱柜”,便被迎来的一辆飞奔而来的重机差点撞上,心里实在憋屈。

母亲在厨房里忙得焦头烂额,父亲也前后左右的陀螺般地围着转,他们高兴啊,儿子的脸就是他们的脸。

我的父亲一辈子有两大好——烟和酒。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