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娱乐场新-官方登录手机版网址 小说 这是一个已经彻底放下了的女生写到的她的奇葩前任,  但是今天

这是一个已经彻底放下了的女生写到的她的奇葩前任,  但是今天



  我说:哦,你这张多少钱?

那些青春里,单纯简单的爱,说到底,不过是一场一点都不浪漫的误会而已。

  于是W按捺不住了,没过几天就在课堂给我发短信,说他手机没话费了,让我给交一下。

我不说话。

 

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W把我叫了出去,我有些许的期待着,觉得这娃估计是要跟我表白了,结果这丫的居然什么都没说。

  我心里想着,我真的没生气,我只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而已。

我出去拜年的时候,W会说:出去玩当心哦,别喝酒哦。

  我自己一个人到了图书馆,借了书,然后下楼,收到他的短信:你什么意思?我不就说错了一句话吗?我道歉还不行吗?您怎么这么任性?你是想分手吗?

到后来才懂得,他对你没那么好,本来就是因为没有那么喜欢你。

  W振振有词:我买衣服买鞋子还有做发型,不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帅吗?我不是你男朋友吗?我变帅了,你难道不会觉得有面子吗?

然后,他问: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和我和好了。

  到最后,终于懂得,人生的任何一场旅途,其实都是一个人走过,咬着牙熬过那些血泪交杂的过往,依旧要独自一人踉跄前行,无路可逃,无路可退。

于是室友Z同学便央了她同校的高中的同学带我们去国购广场,Z同学复读一年,于是这位同学就比我们大一级,算得上是某位学长了。这位学长,自然就是W先生。

  那一年开学,正好在情人节边上,我们都到了学校。

第一次见到W先生,只觉得这男生长得还行,个子很高,大概180还多一点的样子,但是我那时候和初恋先生还你侬我侬着,一路上都在不停地打电话,笑得花枝乱颤,等我终于在过马路的时候挂了电话,只听得W先生淡淡地来了一句: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有男朋友?

  我以为这样很好,却原来是这样啊。

我回了家。

  W笑:看你打电话那个表情就知道了,不是男朋友,才不会笑成那个样子。

我回:嗯,那就分手吧。

  然后他就直接牵着我的手去了麦爷爷家。

完了又过了一星期,W说他要回家,让我陪他一起买车票。

  这么些年过去,到底也没野猪大改造,变成大美女,但总算是学会了在穿裙子的时候并拢双腿,在穿高跟鞋的时候不再摔跤,在有陌生人在的时候不再大声说话笑得跟个傻×一样,不再动不动就哭,不再有了委屈也不肯说,只是埋头不吭声自己一个人在内心翻江倒海暗自做决定。

我们在一起,他好像是真的没送过什么礼物,也真的没给我买过值钱东西,我一直不在意在些,觉得他是学生所以一直没计较,就算是偶尔在一起吃饭,有时候也会我刷卡。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W约我去对面的农大遛弯,溜了一圈他就牵住了我的手,我也没挣开。

我弱弱地回答:我要个冰淇淋,还要个……

  我说:啊?怎么了?

可是,就是差那么一点。

  这么些年过去,我依旧没有谈过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经历过人生的最低谷,最难过的时候,走在路上就会突然有眼泪掉下来,可是那个时候,也不再觉得,没有一个人的拥抱,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于是W开始哄我,一路上在公交上给我唱歌,搂着我开始唱《甜蜜蜜》(不得不说一句,我后来开始听beyond的歌,还是受他影响),终于又把我给哄高兴了。(丫的,我多好哄一人啊!)

  他一路跟着我,上了公交,到了火车站,买了火车票,在车站外等着车。

当然,我假装很白痴地问:你牵我手干嘛啊?

  我掏出钱给他,然后此时此刻,我已经很有转身走掉的冲动了。

到了火车站,排了很长的队,等到了W的时候,我就退出了队伍,站在一边等他。

 

我没说话,有什么好和好的呢?

  我们在一起,他好像是真的没送过什么礼物,也真的没给我买过值钱东西,我一直不在意在些,觉得他是学生所以一直没计较,就算是偶尔在一起吃饭,有时候也会我刷卡。

W笑:看你打电话那个表情就知道了,不是男朋友,才不会笑成那个样子。

  话费单子打出来的时候,正好我瞅了一眼,不小心瞥在了,他的花费余额还有60几块呢。

第一次让我很不开心,是有次我们逛超市回来,买的都是他的东西,还有我的一斤橙子,大概十块钱的样子。

  初恋先生同我异地了没多久就分了手。

都是W的,意思是他错了,对不起,可以不可算了,不要生气了。

  然后爬上床睡得昏天暗地。

W在路上突然说:我跟你在一起这个月,花了两千多。我爸都说我了。

 

我心里想着,我真的没生气,我只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而已。

  我没告诉W,但是寝室里的Z同学还是给他通风报信了。

那一年过年回家,我一个寒假同W发了一两千条短信,手机停了好几次机。有时候一晚上,来来回回就可以发一百来条。

 

W把车票给我的时候,我正好没带钱,于是我再次忘记了这事儿,关键是那儿车票才19块钱。

  那一年过年回家,我一个寒假同W发了一两千条短信,手机停了好几次机。有时候一晚上,来来回回就可以发一百来条。

于是我在08新闻里被众多人迅速记住了,以一个爆炸头的形象。

  我当时正兴奋着呢,于是一溜嘴就说:哎呀,你怎么这样啊,我看看怎么了,隔壁那个谁谁谁他男朋友昨天还送了她一缸子金鱼,可好玩了。(这金鱼真的很便宜,大概就一两块一条)

于是我很欢快地蹦跶了过去。然后就赖在地上不起来。

  然后那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个欢快的日记吐槽一下我的极品前任的,没想到写到后来,居然莫名地带了一丝丝伤感。

  我出去拜年的时候,W会说:出去玩当心哦,别喝酒哦。

于是他总是认为我是配不上他的,即使给我花了十几块钱,也要斤斤计较着,我到后来才知道这些,却也没有多大的不开心。

  W很不耐烦:别看了,你多大了,还要这个。

即使二缺如我,也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W约我去对面的农大遛弯,溜了一圈他就牵住了我的手,我也没挣开。

 

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一个人首先应该成全的,其实是自己。

  那时候,我心里是充满欢喜的,简单的以为,能够给我拥抱,给我鸡腿吃的男人,就是极好的,很满足,很感动,很开心。

年少的时候,以为爱情是生命的全部。

  然后,他问: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和我和好了。

走出饭馆后我就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感觉豁然开朗,我想反正我是不能再和w和好了

 

我庆幸的是,是自己一直没有妥协,没有因为觉得快要撑不下去,就去选择一个不想要的拥抱,也没有因为觉得自己的生活糟糕透了,就随便抓住一只不想牵住的手。

  某天W问我,下午有没有课,要干嘛?

我没告诉W,但是寝室里的Z同学还是给他通风报信了。

 

就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突然站在你面前哭,其实还是蛮内什么的。

  W虽然算不上是个帅哥,但是人个子高啊,一起走在学校路上的时候,还是颇有些让我很自得的。人胳臂一伸过来,给我搂怀里的时候,还是让我心里升起了几分小娇羞,很有些小鸟依人的感觉。

那时候学校对面有家面馆,有时候他会请我吃鸡腿面,点两份鸡腿面,然后把两个鸡腿都留给我(艾玛,我揍是特别能吃肉),以至于我们分手之后,很长时间我去那家面馆,老板都会说,你那个给你鸡腿的男朋友呢?

  他看到我的时候说:呀,美女,怎么变漂亮了?

出了本部学校大门,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真的感觉,我差一点就要说算了算了,我们和好吧。

聊什么我忘记了,只记得自己跟个二百五似的,问了他关于学校的许多问题。

  W把车票给我的时候,我正好没带钱,于是我再次忘记了这事儿,关键是那儿车票才19块钱。

现在想来,我19岁那年,确实是,不仅不够好看,还总是穿得又土又丑,顶着一个爆炸头,张扬舞爪的,一天到晚没心没肺,啥事儿都不懂。那时候,在他眼中,我的确是不够好吧。

  现在想来,我19岁那年,确实是,不仅不够好看,还总是穿得又土又丑,顶着一个爆炸头,张扬舞爪的,一天到晚没心没肺,啥事儿都不懂。那时候,在他眼中,我的确是不够好吧。

没想到W把钱包掏出来之后,迟疑地半天,然后跟我说:上次你去那儿的火车票,是我给你买的吧?

  他拉住了我,然后,开始啪啪地掉眼泪。

然后到了本部,学校门口刚好有人在摆摊卖小金鱼。

  我说:哦,好吧。

他看到我的时候说:呀,美女,怎么变漂亮了?

 

却不曾想,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己不过是对方暧昧对象中的一个,后来才知道,W那时候情人节是和女神表白被拒绝了之后才在几天之后来找我的,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到底是有多二啊,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居然一直都不知道)

  于是我很欢快地蹦跶了过去。然后就赖在地上不起来。

一路哭完了回到寝室,跟众位室友宣布,我失恋了。

  就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突然站在你面前哭,其实还是蛮内什么的。

在家里大哭了一场之后,我跑到理发店去给自己烫了爆炸头。

 

我在家窝着的时候,W会说:在家无聊啊,真想早点开学可以见到你啊。

  当然,我假装很白痴地问:你牵我手干嘛啊?

醒来的时候,手机上N个未接电话,N条短信。

图片 1

可能我内心里一直在期待着和W分手,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吧。

  我笑笑,没说话。关于我为什么突然开了窍,知道把自己捯饬成女人一点,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W先生与我相识在我18岁那年的初秋,刚刚迈入的大学的我,第一次从小县城来到大合肥,自然是激动万分,雀跃不已想要去逛一逛。

  然后,我们就在大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坐在麦当劳里,两人吃了一份中薯(是的,两人点了一份中薯),一人喝了一杯可乐。

我无语:可是你买的都是你自己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啊,你又没给我买,怎么跟我有关系呢?你还去做了个发型花了好几百呢!

  W说,我正好在火车站呢,我给你买吧。

还记得那个周一的早上,我赶了早班火车回到学校,推开寝室门的时候,一屋子人震惊的表情我至今记忆犹新,由此我得了一个至今仍被大学同学们亲切称呼着的外号:爆爆。

  他说:十块零五毛。

甚至在我们已经确定在一起之后,他还跟S说,我和爆爆不是真的,你如果愿意答应我,我立马和她说清楚。

  我说:快到点了,我要进去了。

然后那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于是我不想谈了,但是我总不能跟人说,我因为给你交了50块话费就想跟你分手。

  甚至在我们已经确定在一起之后,他还跟S说,我和爆爆不是真的,你如果愿意答应我,我立马和她说清楚。

我说:哦。

 

这么些年过去,到底也没野猪大改造,变成大美女,但总算是学会了在穿裙子的时候并拢双腿,在穿高跟鞋的时候不再摔跤,在有陌生人在的时候不再大声说话笑得跟个傻×一样,不再动不动就哭,不再有了委屈也不肯说,只是埋头不吭声自己一个人在内心翻江倒海暗自做决定。

 

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掉了。

 

我说:哦,你这张多少钱?

  我无语:可是你买的都是你自己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啊,你又没给我买,怎么跟我有关系呢?你还去做了个发型花了好几百呢!

话费单子打出来的时候,正好我瞅了一眼,不小心瞥在了,他的花费余额还有60几块呢。

  年少的时候,以为爱情是生命的全部。

我那时候没事干跑出去带家教,每天坐公交回来的时候,W都会在公交站牌等着我,大冬天的,一下车,有一男人,一见到你,就给搂怀里了,还搓搓你的脸,怎么看来,都是甜蜜的。

  只不过他心中的理想对象,一直是S那种女神级别的,而我,不过是个相貌平常又二逼哄哄的小丫头。

我那是单纯得似一张白纸,丝毫不觉得这句话有半分不妥,只瞪大了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

 

但是我那时候二逼哄哄的,完全没有意识到,只觉得有人喜欢我,又跟我眉来眼去了这么久,好歹得苟且一番,要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我白白花出去的短信费吗?

  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掉了。

于是我很震惊。觉得这完全超乎了我大脑思维能力的范围。

 

到最后,终于懂得,人生的任何一场旅途,其实都是一个人走过,咬着牙熬过那些血泪交杂的过往,依旧要独自一人踉跄前行,无路可逃,无路可退。

  他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等我来学校了,我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妈蛋,谁记得20块钱的事儿啊,更何况还是自己男票给交的,于是再次见到W的时候,我完全不记得提起这事儿。

  唯一的一次见面,是我大三,他已经大四,开始在外实习,某次在食堂碰到。

然后他就直接牵着我的手去了麦爷爷家。

  于是他总是认为我是配不上他的,即使给我花了十几块钱,也要斤斤计较着,我到后来才知道这些,却也没有多大的不开心。

他一路跟着我,上了公交,到了火车站,买了火车票,在车站外等着车。

  后来,W恋爱了,又分手了,又恋爱了。

我一直以为W是喜欢的,后来仔细想想,或许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多少还是有些喜欢我的吧。

  那时候我变得稍微好看了一点,虽然依旧是相貌平常,到底会打扮了些,穿着蓝色大衣和高跟鞋,爆炸头当然早就剪掉了,留着短短的头发。不再像当年一样,总是穿着肥大的裤子和运动鞋,跟个二吊蛋一样到处蹦跶,还长了一脸精光闪闪的痘。

后来的某一天,我才知道,W在和我发短信的时候,还给我们班另一位女神级的人物S小姐也发着短信。

 

年少单纯的我,总是以为,这难道不就是喜欢吗?

  到了柜台,我还在仰着头想着要吃什么。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愉快的。

 

他没说话,就给我拉怀里了。

 

(现在想来,我严重怀疑这娃是害怕情人节表白要买花会花钱什么的。)

  我和前任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可真的没要我把这几块钱还给他的事儿,于是我真的就没把这当成回事。

我当时正兴奋着呢,于是一溜嘴就说:哎呀,你怎么这样啊,我看看怎么了,隔壁那个谁谁谁他男朋友昨天还送了她一缸子金鱼,可好玩了。(这金鱼真的很便宜,大概就一两块一条)

 

一回头,看到W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广告传单,就是那种大街上经常发的,麦当劳的定时优惠宣传单,一块块抠下来的那种,周几周几啥优惠个一块或者五毛的那种。

  在我出了寝室门,就看到他等在门口的大树下。

回家之后同学s约我一起吃饭,谈起如今的感情,她也唏嘘,和她聊了很多,我想我应该放一放情感上的事了,从另一个方面充实自己。转眼大三即逝,到了该决定好出去找什么工作的时候,于是我又陷入了另一段迷茫,和电脑有关的技术是我喜欢的,n一拍大腿,和她想一块去了,她想趁现在习惯每天学习,准备要去一个培训学校深入的学习一下,她又说了她选好的方向,去千峰学习php,就五个月。我很佩服她,在我还沉浸在虚幻的幸福甜蜜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自己的规划。我回过头来想一想也只有五个月,没有杂念,专心的学习,对我来说是没有问题的,正好也可以不理会感情上的纠缠,于是当天就拍板决定实习的时候就去。

  我一贯是觉得,大家都是学生,所以我们出去买东西基本都是各付各的,除了偶尔一起在学校食堂吃饭,以及我们正式在一起之后,他请了我室友吃了一顿饭,他还真没给我花过钱。于是,我很奇怪,他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我说:快到点了,我要进去了。

 

认真想过和W的这一段,我一直以为他是喜欢的,单纯的喜欢,每天给我短信,跟我讲笑话,不管我想去哪儿都带我去,帮我准备四级考试的所有资料……

 

于是那些,便都烟消云散了,即使偶尔想起那个人,也不过是从内心深处翻起微微的酸淡淡的涩而已了。

 

某天W问我,下午有没有课,要干嘛?

  我继续假装很白痴:我想想啊。

后来听说,这期间W恋爱了,又分手了,又恋爱了。

 

不料他很认真地说:怎么和你没关系了,我钱都买衣服买鞋子了啊。

  我说:好。

他拉住了我,然后,开始啪啪地掉眼泪。

  (现在想来,我严重怀疑这娃是害怕情人节表白要买花会花钱什么的)

然后,我们就在大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坐在麦当劳里,两人吃了一份中薯(是的,两人点了一份中薯),一人喝了一杯可乐。

 

学习了五个月之后,期间感觉和千锋的老师同学都相处是那样的轻松,学习的时间是那样的紧凑,其中对编程技术方面的眼界变宽了,后来我找到了一份在学校期间想都不敢想的一份工作,我变得更加自信。慢慢的就忘了在大学生活里还有那样的不愉快。

 

我说:哦,好吧。

  他没说话,就给我拉怀里了。

这个谁谁谁正好W也认识,然后W就说:你要是有那谁谁那么好看,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我一直没搭理他。

  醒来的时候,手机上N个未接电话,N条短信。

刚开始的恋爱,也是你侬我侬的。

  各种双眼放光地看着金鱼大呼小叫:哎呀,小金鱼好可爱好可爱好想养。

到后来才懂得,就算他对你好,也有可能他会对另一个人更好。

  那个周末我回家了一趟,恰好手机停机了,W打电话打不通,就去给我交了20块钱的花费。

可是失恋了,总归是不开心,于是我又回家了。

  然后,我就反应过来了。

任何一段感情,应该成为的,是你的锦上花,而不是你的救命稻草,不是你的雪中炭。

  那时候学校对面有家面馆,有时候他会请我吃鸡腿面,点两份鸡腿面,然后把两个鸡腿都留给我(艾玛,我揍是特别能吃肉),以至于我们分手之后,很长时间我去那家面馆,老板都会说,你那个给你鸡腿的男朋友呢?

到后来才懂得,就算一个男人为了掉了眼泪,也不一定是因为多爱你,不过是在难过自己搞不到女神,到手的这个二货女友又要落跑而已。

图片 2

我正好没课,就顺路去给他交了50。

 

他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在家里大哭了一场之后,我跑到理发店去给自己烫了爆炸头。

但是今天,说起前任的时候,我首先想起的人,竟然是唯一一个彻底分手后就彻底不相往来的W先生。

 

我只觉得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想着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们该吵架了,于是我选择了闭嘴,很专心地开始啃手中的橙子。

  我只觉得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想着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们该吵架了,于是我选择了闭嘴,很专心地开始啃手中的橙子。

W估计是看出我不高兴了,然后说:我们去吃麦当劳吧。

 

我庆幸的是,自己一直在不停地往前走,哪怕经历过那些很难过很难过的事情,也一直没有放弃,依旧在朝着内心的光芒之处,不断朝前奔跑。

 

只不过他心中的理想对象,一直是S那种女神级别的,而我,不过是个相貌平常又二逼哄哄的小丫头。

  我想了想,觉得我没有多生气,只是感觉挺轻松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后来W又拖了Z约了我出去吃过饭,一起出去玩过,但是,就是真的,突然间有种感觉,觉得以前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回忆开始变得很遥远,你几乎想不起来,为什么那时候你和他在一起会很开心,你很想把这一段记忆删除,你不愿意再回想起,和这个人的一切。

W打断了我,朝着广告单子看了几眼后说:那个今天不优惠。买可乐和薯条吧。今天买可以便宜两块五呢。

 

但是,娇羞如我,是不肯开口说什么的,于是我就等着W跟我表白的那一天。

  然后到了本部,学校门口刚好有人在摆摊卖小金鱼。

他说:十块零五毛。

  第二天的情人节,他更是彻底消失,一点影子都没有。

大一的上半学期,我不知怎地就顶着我的爆炸头,跟W先生混得很熟。经常发短信神马的。

 

转眼长到24岁,也是有过那么几个前任的,有我深爱过,大抵也有喜欢过我的吧,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前任都不再联系了。在一起的时间都不算长,所以说迄今为止,我似乎也从未经历过一场漫长持久正儿八经的恋爱,即使曾经刻骨铭心喜欢过某个前任,到底也不过是被拒绝了再拒绝。

  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W把我叫了出去,我有些许的期待着,觉得这娃估计是要跟我表白了,结果这丫的居然什么都没说。

W很不耐烦:别看了,你多大了,还要这个。

  后来我们几乎再也没见过,虽然在一个学校,可是想要避开一个人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说下午我要去火车站,买车票去我闺蜜那儿。

图片 3

我自己一个人到了图书馆,借了书,然后下楼,收到他的短信:你什么意思?我不就说错了一句话吗?我道歉还不行吗?您怎么这么任性?你是想分手吗?

  于是我在08新闻里被众多人迅速记住了,以一个爆炸头的形象。

W问:你想吃啥?

  我弱弱地回答:我要个冰淇淋,还要个……

初恋先生同我异地了没多久就分了手。

  第一次让我很不开心,是有次我们逛超市回来,买的都是他的东西,还有我的一斤橙子,大概十块钱的样子。

我们几乎再也没见过,唯一的一次见面,是我进入实习结束回到学习,和他在食堂碰到,他和他的女朋友,比我还小一届,那时候我变得稍微好看了一点,虽然依旧是相貌平常,到底会打扮了些,穿着蓝色大衣和高跟鞋,爆炸头当然早就剪掉了,留着短短的头发。不再像当年一样,总是穿着肥大的裤子和运动鞋,跟个二吊蛋一样到处蹦跶,还长了一脸精光闪闪的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