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也会让它风干,据小夕说



  小错曾经对小夕说:

“我们离婚了”

据小夕说,她是爱过馒头的,可爱情真的抵不过现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小夕不屑的撇了一下嘴,也许连小夕自己都未察觉。

  “我们的情感太过深远。

小夕的微信头像闪动,跳出这么一行字。

我可以说是小夕与馒头俩人的情路见证者、虽说两人间的爱情很平淡、并未有何曲折荡然之处,可却也算代表了当今都市男女的爱情主流之一。

  就像生命没有尽头的草原。”

隔着屏幕,我却能够感受,这简单五个字后面的那张苍白的脸、绝望的眼……

在外人看来、馒头这样一个老土、单纯、懒散的穷屌丝、能够找到小夕那样一个优雅、文艺、而魅力十足的女性,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因而周围的朋友也好、同事也罢、或许是出于嫉妒之心有之、无聊消遣的调侃有之,总而言之是不看好俩人的。

  可是他却忽略了再深远的情感,后来也会变淡,再没有尽头的草原,岁月也会让它风干。

1.

每当有人调侃小夕怎么就找了馒头这样一货的时候、小夕总是嘴角微珉,眼睛变成两个倒着的月牙轻轻的微笑,
冷淡却不失优雅。而这时候的馒头却总是好像被激怒的公牛似的,鼻孔朝天凌然道:怎么的?不行啊!小夕选我那说明我有魅力!继而话题便在大家调侃馒头的魅力和自信来源中慢慢结束。

图片 1

17岁,

据说,当初小夕与馒头的交往是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但考虑到底是否要开始这段感情的其实却是馒头。理由挺简单,因为当年馒头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恋爱的那根神经。作为一个终日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资深宅男来说,爱情是神马?能比撸啊撸还有意思吗?但是最终还是小夕主动倒追、帮馒头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先试试吧,万一比撸啊撸好玩呢?

  《一》

仿佛一场遥远的梦。那一年,耳机里放着温岚《夏天的风》,桌上摞着高高的书堆,教室最前方的高考倒计时,鲜红而刺眼,让人不敢多抬头看它。

可当后来馒头与小夕分手,我再问馒头是否后悔当初这个决定时,馒头竟和小夕表现了如此相似的一个表情,几乎一模一样的一个撇嘴又似乎不屑。馒头虽然没说,可是表现的也蛮清楚了,经历过总比没经历要好,虽然结果不是圆满的。

  “环城公园绕着这座古城生生不息,我从哪里来,该到哪里去?”

小夕是插班生,我们的同桌,一个娇小娟秀而不落俗的女孩,记忆里的她常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高扎的马尾,略带俏皮的发丝,皮肤白皙,笑容甜美。最让人羡慕的是她还有一个外校的男朋友杰,体育特长生,篮球队长,性格高冷,话不太多,但除了对小夕。

记得馒头刚开始恋爱那会一改往常的懒散、每天都会花大把的时间去打扮自己,在每个周末的早上六点钟就要准时起床收拾屋子来迎接小夕的到来。

图片 2

小夕和杰是初中同学,高二分后班后正式交往了,十几岁的爱情就是那么懵懂和单纯但是青春期荷尔蒙的涌动就是那么没道理可讲。她问杰:你喜欢我什么,杰说:就喜欢看着你,看到你我就开心,没看到你做什么都没劲。杰的文化成绩不好,常常在晚自习混入我们班级,名为找小夕补习,实则借机亲近他的小女神。尽管这样,小夕略带羞涩,却还是很认真的在教。小夕打趣的对杰说,如果我的文化脑子配上你的体育细胞你可能可以上清华北大啦。杰说,你四肢单薄风一刮就跑了,再没有文化脑子,那你不是成白痴啦,不过嘛,这没有什么,我可以一辈养你。

而小夕却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有时候还会爽约。每当这个时候、馒头都会坐在床上团成一团、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安静的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想着什么。好在馒头是属金鱼的、三秒钟记忆,只要过上一会就会又继续傻乎乎的好像没事人一样。

  我看见小夕很久未更新的朋友圈跳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知道她又独自一个人
去了环城公园,默默的坐在那个合欢树下,我知道,她又在思念小错了。

一辈子养你,这句在现在看来最庄严的承诺,那个年纪轻轻松松就说出口了。最重要的是,当时的我们包括杰在内都相信,那是会是真的。

俩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争吵是因为小夕陪其前任男友赴的一个饭局。原来小夕虽然早已和前任分手,可是私下里也仍旧保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而后经过馒头的怒火和威胁、小夕也算给了馒头一个交代、当着馒头的面儿在电话里用尽了市井妇女的那套粗言秽语结束了她这段曾经美好的过去,可这番迥异于之前的小夕却也着实吓到了馒头,馒头发现、原来人前优雅的小夕还有这样粗俗的一面。但这个事情终究还是让馒头那颗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醋味足以比配山西老醋般浓郁。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一向傻乎乎的馒头也会有小家子气的一面,还蛮有趣的。

  小夕大四那年,
在一次诗社组织的活动中认识了小错,那个时候,同学都在忙忙碌碌的准备着论文和答辩,社团的活动也没有几个人按时参加,小夕坐在最后的角落,歪着脑袋望着窗外发呆,逆着光,她看见小错抱着厚厚的资料走过窗前,耳朵变成绯红的透明色,格子衫,白球鞋,头顶着金黄的光环。小夕花痴的发现,原来这个擅长写古文诗,沉默寡言的少年,这一刻,竟如此惊艳。

是的,当时我们都是真心的。

后来、俩人和大多数情侣一样、开始了同居。这时候馒头却突然发现、恋爱了这么久、自己居然一点都不了解小夕?小夕的业余生活基本就是买买买、吃吃吃、玩玩玩。小夕的生活圈,自己不知道,小夕的朋友自己一个都没见过,甚至都不知道小夕有几个朋友?而小夕的解释居然是她的那些朋友都很毒舌八卦,如果见面之后会令馒头下不了台的。最后馒头选择了妥协,馒头后来和我说他想的是只要时间长了,早晚会有机会见面的,所以根本就不用急于一时。可我直到今天仍旧认为这是一种鸵鸟样的阿Q安慰法,是不值得支持以及赞同的方法。如果作为恋人连最起码的让你融入其生活圈都不肯,那么只能说明要么是对方根本就不认同你的身份,要么便是你根本就给不了对方足够的感觉。这种感觉或许是外在上的不是那么令人满意,或许是物质上的不能令人满足等等……

  因为同在一个社团,联系方式自然是有的,很快小夕便施展了她的爱情攻略,有人已经沦陷。

2.

有人说过、同居是最能毁灭爱情的手段之一、不论多么美好的爱情,一旦踏入了同居的生活后一切便都将打破。因为你会重新认识一个不同于之前的对象、私下里的一切生活习惯,个人隐私都将变得无所遁形。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情可以是:你喜欢我时,我也正好爱着你。

高中最后的时光,在紧张的复习和小夕各种虐狗情节中过去了。后来的剧情很落俗,我们各奔东西。小夕和杰去了一个距离相对比较近的城市。中学生谈恋爱在当时是不多的,能够延续至大学的又少之又少,他们在大学聚少离多和各种新鲜诱惑的情况,他们竟然抗住了,在几次小吵小闹的分分合合中,恋爱关系好歹是维持到了大学毕业。

我经常在想,这或许也是馒头和小夕没能走到最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就在环城公园的那棵合欢树下,
小错牵住小夕的手,夕阳下,有两个影子重叠。

毕业那年,小夕的母亲患了中风,为方便照顾父母,她回到了家乡工作。而杰为了和小夕在一起,也毅然回到了家乡,还主动为她母亲的治疗奔走,小夕十分感动。大学那几年,杰所居住的老城区赶上政府大规模征地,赔付了好几套现房和土地,杰和其他几个同学决定用将一部分征地所得款拿出创业。

其次,馒头是个穷人家出来的孩子,生活方面喜欢节俭。小夕却是个十足的富养千金,生活方面自然小资奢侈一些。生活理念的不同也成为了两人经常闹别扭的导火索。
二人的同居生活可谓是戏剧化的进入了峰回路转的地步。每天吃什么要吵、逛商场买什么要吵、如何出行还要吵、可谓是三天一小吵,七天一大闹,半月一次离家出走成为了两人的生活写照。当然,离家出走的必然不会是我们优雅高贵的小夕,只能是小家子气的呆馒头。

  《二》

蓝图绘成,美景在前。小夕在众人的羡慕中和杰走上的婚礼的殿堂,成了我们中最早结婚的“毕婚”族。杰在婚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小夕告白“我爱了8年的女孩终于要嫁给我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疼她爱她,让她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那一刻小夕泪光闪动,幸福之光笼罩下得她显得更加娇美可人,令人怜爱。见证八年爱情长跑的我们为好友的幸福泣不成声。

而馒头每次离家出走的落脚点必然是我家、然后馒头每次都会信誓旦旦的发誓打赌再也不回去了,就让小夕自己一个人过。可同样的是每次若当时间超过了两个小时以上、小夕要还不敲响我家门的时候、馒头就会换成另外一副模样、好像斗败了的公鸡、被遗弃的小狗、现在想来,那模样着实有趣。我为此总是以此笑馒头没出息,为个女人搞的阴晴圆缺的,不够爷们大气,但每次馒头都不反驳,只是傻乎乎的一笑而过。

  毕业总是来得措手不及, 有人还没有肆意挥霍,却已草草的收尾。

那一夜她成为我们所有人幸福的蓝本。

终于当馒头最后一次离家出走到我这的时候,在小夕一天一夜也没再敲响我家大门的时候,馒头对我说:我不是没出息、不男人、我爱小夕,我在乎她!她哭了、我会心疼、她笑了,我就开心,她几乎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可是今天开始我要和我的世界再见了~

  后来小夕便追随小错去了长沙。在一家小的杂志社做小编。小错则去了他自家二大爷的企业。俩人一起在城南租了个小套间,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小错和小夕的甜蜜在每天互道早安晚安中过去。

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往往在这个时候画上一个圆圆的句号。以前常常要问,“然后呢?“‘“然后啊,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呗”……

话说馒头说完那些话的时候、我脑中貌似出现了一个场景、馒头打开了一扇门、然后跳了下去,消融在了一片白光里……

  小夕每天下班最开心的事就是烧几个小错爱吃的菜,然后摆好碗筷幸福的等待。

3.

一年后、我从另外一个朋友处了解道、原来小夕在馒头最后一次离家出走后,去找了她的前男友哭诉苦水,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亦或是旧情未灭,俩颗寂寞空虚的心又走到了一起,走进了如家。但可惜这段感情也没能继续维持下去,也只维系了短短的两个月便再次分手告落,可这次小夕却没能再来寻找馒头。我其实挺好奇的,如果小夕再回来找馒头的话,馒头还会接收小夕吗?可惜现实没有假设……

  她记得小错最喜欢吃肉,最讨厌啃骨头。

然而,生活不是童话,不是只有陪你哭、陪你笑、陪你闹的小守护,不是只有携手执杖走天涯的小任性,不是只有肩并肩在河堤上任凭晚风吹过脸颊的爱呢,不是只有在大冬天将你的手放入我的大衣口袋的小温暖,还有柴米油盐操持买办,还有家务琐碎的纷繁唠叨,还有亲朋邻里的七嘴八舌,还有婆媳姑嫂的相处平衡……

  他知道小错喜欢什么口味的啤酒,讨厌纯生涩涩的苦。

分地盖起的楼房顺利出租,小夕当上了“包租婆”,为了更好地照顾家庭和即将出生的孩子,小夕辞去了工作。一年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聊天中,成为全职主妇的小夕渐渐看不见当年那个眼中闪动生活理想的她了,生活本就是如此,结婚后生活重心有了变化也是无可厚非,我们并未挂怀和深思。直到前两年,她非常频繁的在朋友圈里秀恩爱,鲜花、夜宵、蛋糕、礼物……,配文如“”我老公真的很爱我“我真的很幸福”‘之类的,而杰的朋友圈却鲜少出现小夕,我心里暗暗觉得哪里不对。

  她为他精心做着他最爱的双椒鱼头。

“小木,我觉得杰不爱我了。他老说我烦,除了节日例行送礼,回家就是睡觉和逗逗女儿,宁愿抱着游戏机也不愿多跟我聊聊天,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小夕跟我哭诉的时候我并未太多的意外。

  起先的时候,小错都是满脸幸福的把盘子里的饭菜一扫而光,然后来不及擦掉嘴角的饭粒,防不胜防的给小夕一个偷袭的吻,可是后来,慢慢的,小错开始晚归。

他是她的全世界,他的全世界却不只有她。因为承载太多的愿望,流星才会跌着那么重。

图片 3

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