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娱乐场新-官方登录手机版网址 文学书刊   此时此刻的殡葬馆似乎热闹中又显宁静,他突然间感觉

  此时此刻的殡葬馆似乎热闹中又显宁静,他突然间感觉

  4

 1

  令林洛没想到的时,小沫要去的地方竟然是离医院很远的在一个郊区的,殡葬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渐落西山。

  此时此刻的殡葬馆似乎热闹中又显宁静,

夏日的太阳回会去的那么早吗?

  引入站在大厅的夏小沫和林洛眼帘的是似乎只有两种颜色,白和黑。白色的小花朵在黑色的西装上摇曳着,不管来往匆匆的人还是坐在座位上的人们,脸上似乎都带着微微的伤感和可惜。

夏小沫感觉自己的眼睛是那么恍惚,夕阳下金灿灿的光芒映入她的眼帘却是那么黑暗。

  此时的林洛,一片迷糊,她不知道,小沫为何会带他来这里,他的心头隐隐有种不安。他不愿看见小沫承受着如此沉重的伤痛,他的天使好不容易从地狱般的红尘里走出来,又为何上天要一个如此美丽的天使夭折呢,上天呀,如何还要她经历如此的折磨呢?难道她承受的还不够多吗。

眼泪止不住的想要从眼眶里滴下来,当听到自己已经得了白血病那个消息的时候,他突然间感觉,她的世界要塌了,瞬间的震惊犹如大海上的汹涌波涛,席卷的自己连尸骨残骸都没有。

  林洛想,如果,这个世界,上天要自己和小沫之中只能活一个人的话,他情愿死的那个人是自己,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小沫的生命的话,他情愿用三生三世的所有的寿命,换取今生的小沫的健康。

目光呆滞的没有目的地的朝前走去,心放否被掏空了一般,空洞的只有无止境的黑暗。

  只是,这一切,只是林洛想得。

似乎没有地方可以去,似乎自己放否被这个世界抛弃。

  所以另外的念头就在林洛的心头涌现,他会用尽一切,让小沫活下去。

夜幕即将降临,灯火璀璨的城市里,光怪陆离的霓虹灯散发着纸醉金迷的耀眼光彩,微黄色的街灯照耀着匆匆擦肩而过的行人,显得那么苍白。

  没有一丝血色的夏小沫,脸色很平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就上去敬一个礼吧。

街道呼啸而过的车辆只留下刺耳的汽笛声和刺鼻的汽油味,一瞬间,夏小沫真想走到马路上,看着对面飞速而来的车辆冲过自己的身体,自己在天空中带着红色的血色花朵绚丽的飞舞,那该是一种多么美丽迷人的景象呀。

  这句话,好像跟林洛说的,又好像在跟自己说的。

苦笑着扯开自己的嘴角,一抹淡淡的无奈和寂寞涌上了眼膜。

  迈着很小的步伐,超大厅中间的棺椁走去,跟在夏小沫后方,落后半步的的林洛可以看见,夏小沫的身体微微发抖,

手提包里的电话响了一边又一边,不用看,夏小沫也知道是谁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如此的给自己不厌其烦的打着电话。

  看见有人上来敬礼,两边笔直站着的家属,便很恭敬的回着礼,虽然他们不认识,但毕竟来者皆是客。

但他,林洛,又何尝不是坚强下来活下去的勇气和理由呢,如果是一年前,或许自己应该会感激这场足以吞噬掉自己生命的病,而如今,她真的舍不得他呀。这个世界抛弃了她,只有林洛给予了她这个冰冷世界之外仅有的温暖。

  遗像上的笑容渐渐清晰,灰白的黑白照片,静静的矗立在巨大的棺椁之前。

哪怕是自己远在两个不同城市的的父母,也没有这么关心自己,一个月连一个慰问的电话都觉得很奢侈。哪怕是自己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很少有关怀,有的似乎只有金钱的挥洒。

  这是夏小沫真生意义上的接触死人,两者之间,仅仅相隔一米,那带有特殊的深入天堂的气息问道扑面而来。

夏小沫悲伤的望着在夜幕下映衬的通明的夜空,上帝呀,你怎么又给我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呢?亲爱的,洛,如果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会有坚强下去吗?

  棺椁右前方仍有嘤嘤啼啼的哭泣声,直径大约有一尺的火盆里正在烧着火纸,袅袅升起烟尘四处飘散。

打开电话,没有理会林格的来电和信息。

  如果我死去了,是不是也是这副光景呢?亲爱的洛,亲爱的父母,你们是不是也会是这么的悲伤呢?

翻出一个号码,直接拨了出去,“嘟嘟”的两声之后便通了。跟妈妈的话大概也就那么几句,夏小沫几乎都能用手指头数出来妈妈那几句应付自己的没有感情温度的关怀话语。

  林洛的双手紧握,紫色的经络,很狂野的纵横分布在他的手背上,冰冷的眼眶里氤氲着薄薄的朦胧的水汽。

跟妈妈简明的说了自己的了白血病的事情。短暂的几秒钟震惊之后,妈妈才不可思议的尖叫起来,夏小沫用很平静的话语给她解释了一番便直接挂掉了电环。

  拜祭过后,

他从话音里感觉出来了,妈妈还是关心她的,只是她不明白,关心自己为何父母会离异,重新组合家庭,为何把自己想扔包袱一样丢在离他们那么远的这个没有温暖的城市。为何仅仅只有物质上的挥洒,而连一句温暖的关心话语都没有。

林洛便急急忙忙的拉着夏小沫离开了殡葬馆,他不知道如果不带她离开,那么悲伤的她会做出如何悲伤的事。

难道只有在生与死时候才会知道珍惜和关怀吗?或许,这就是人性的劣性吧。

  太阳以渐落山头,杨柳依依下的石凳上,林洛紧紧的环抱着夏小沫,紧紧地,好像要把夏小沫深深的揉进身体里,才肯罢休。夏小沫也紧紧地抱着他,她不知道,当明天的太阳生气的时候,自己是否还能真开眼,看看这个抱着自己的白衣少年。

2

  “洛,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还有多长时间,或许明天医生的检查报告就出来了,就能预测自己还能活多久。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知道吗?”

等到林洛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原本林洛愤怒的心情还想好好的教育一番的,但当他看到夏小沫醉醺醺的倒在酒柜上的时候,她的心一瞬间便碎了,所有的忿恨,一瞬间都成了心疼。

  “不,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医生的报告马上就出来了,不是说,白血病只要有相配的骨髓,就可以吗?”

夜晚的风依旧那么清凉,有一股吹入心的刺骨。

  “呵呵,夏小沫苦笑了一下,但愿如此吧,那万中无一的机会,上帝会给我奇迹吗。”

林洛背着夏小沫在空旷的街道上向前走着,原本想带她回学校的,可以看时间便知道宿舍早锁了。

  “会的,会的,一定会的,你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好人有好报,你一定会好的。”林洛带着哭腔的说道,他知道这种机会会渺茫,他也找不到别的更好的理由去劝解小沫了,只是嘴里念念叨叨的呢喃着。

夏小沫很安静的睡在林洛的背上,头倒在肩膀上,带有体温的脸很紧很近的贴在林洛的耳朵和脸颊上,林洛感觉很舒适,很温馨,他好想就这样一直走下,知道天涯海角,直到海枯石烂。

  “我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一定要快乐,知道吗?我还有一个心愿,希望你帮我实现下去了,答应吗?恩?恩?”夏小沫故意的撒娇道。

随便找了一个旅馆,开了一间有两件床的房间。林洛帮忙脱掉了鞋子,小心的帮她盖上被子。然后关上灯,静静地坐在地上,趴在床沿上,双眼带着温和的神态仔细的看着夏小沫。

  “恩恩,我答应”,林洛感觉此时的脸颊上爬满了泪水,冰凉的,蚀入心扉。

时间放否凝固了,他的眼里放否只有她,在这一瞬间,天地间只有面前这个人,这个让他一生都迷恋的女孩。

  “我知道,你画画,画的很好,我死后,你一定要用蜡笔给我画一幅白色的婚礼,我要白色的蓝天上飘荡着变化多彩的白云,有美丽的白鸽嘹亮的唱着歌,我要穿着最美的白色的婚纱,站在草坪上的无边美丽的花朵之间。恩,新郎,就以你的相貌画,可以吗?一定要很唯美很唯美的。知道吗?”

过去的一切都在眼帘上掠过。

  林洛听后,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更紧的抱着她,泪水流进嘴里,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

初次在酒吧在偶遇,那个行为举止及其疯狂,还带着甜甜的微笑的女孩,一瞬间便紧紧的扎住了他的心,虽然舞蹈掉的很张扬,但就那么一秒钟,他便深深的爱上了他的微笑。

  “恩恩,我不仅,会给你画,我每天都会给你画一张,我要画一辈子,我要画一生一世,我要给你画最美风景,我要你当最美丽的新娘。”

她是一个很迷人,很善良的女孩,但林洛知道她的内心是那么的孤单和哀伤,她需要有人关心,他需要有人爱,

  “林洛”

在那爱上夏小沫的一秒,他就发誓,如果可能,他会用尽一生对她好,让他微笑,让她幸福,让她戒掉忧伤,让她戒掉孤寂的落寞。

  “恩”

他知道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于是,他便每天晚上到那个酒吧,只为等她,偷偷的待在很安静,很遥远的角落了也笑,仔细的看着她,看着她笑,他便也会开心,看着她哭,他也会黯然伤魂。见有人对她图谋不轨的时候,他便会用尽一切,保她安危。

  “林洛”

终于,有一天,当自己头破血流的时候,便看见她静静的站在他面前。

  “恩”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当林洛一次又一次出现在酒吧,并用很安详的笑容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大概都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一夏小沫后来的话说,她冰冷的世界让她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但就是林洛。这个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男孩,从那一次为了自己和别人火拼的时候,她才开始相信,这个世界,终于有点同情她了。

  “林洛,林洛,林洛。”

知道两人开始交往后,林洛才知道那次火拼是夏小沫及时的报警,那几个混混听到了警鸣,所以才放过了自己。

  “恩”

回忆就像流水般匆匆在眼前流淌,其中的甜蜜感充斥着林洛心间的每一个角落。虽然,这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相信,她会告诉自己的,明天的她会继续保持着他所爱的纯澈的微笑。

  “抱紧我,我好冷。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是吗?我好怕呀?我好怕,再也喊不成你的名字了。”

睡梦中的夏小沫双手紧紧的握住林洛的手,舍不得松开一丝,她怕一松开,自己就会从此丢失了他。林洛感觉到了,谁们中的她很孤单,很需要温暖,于是,他也赶紧紧紧的回握着。

  林洛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抱着,给予她温暖,给与她爱,给与她希望,给予她坚强活下去的勇气。

两只手在这个孤寂的夜幕城市下互相汲取的温度。

  5

3

  医院的检查报告终于出来了,医生说,医院的骨髓和夏小沫的骨髓不温和,为今之计,只有等待社会上的爱心人士的捐献之后,才能做手术

睡梦中的林洛被夏小沫的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夏小沫父亲的,踌躇了一下,还是接了。喂。

  听到这话后,林洛气的差点就拿起凳子上去将医生灭在面前了。

窗外的阳光,静静透过玻璃的照在夏小沫的脸上,睫毛微动,紧接着,便睁开松醒的双眼。

  夏小沫很无语,原来还嘲笑肥皂苦情剧的无厘头情节,可没想到,终有一天,她夏小沫也会像言情戏的主角一样,经历着这样的折磨。

看了看四周的情况,短暂的迷茫了一下后,便肯定这是林洛。

  病情逐渐严重,很多事,夏小沫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每天的记事本仍旧更新着,夜梦里的她的脑海里总是一片混沌,折磨的她在梦境里和现实里苦苦支撑着,而唯有身边的一双手是那么的有力而温暖。

虽然她喝醉了,但她记得在他衣服上很香的味道,他背上那种安全感和他手心的温暖的温度。

  是夜,从医院的天台俯瞰下去,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尽显黑夜的妖娆与妩媚。

懒懒的不想起来,柔和的阳光,穿过玻璃,在地板上反射着金灿灿的光芒,窗外依旧喧闹的城市彰显着这个城市的激情和活力。可夏小沫却听到了自

  林洛静静的从小沫的后面紧紧的抱着,问着彼此的呼吸的味道,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己内心的悲伤和荒凉,外面的世界,不属于她,车水马龙的繁华在她寂寞的灵魂里已成孤单的苍凉。

  “小沫,别担心,我网上发的消息,已经有反应了,有很多人,已经到医院进行化验了,放心,那么多人,总会有吻合的,你一定要相信,你一定要怀着希望。我们一定要坚持着,知道吗?”

闭上眼,夏小沫还想再睡一下,她突然间想,就这样睡下去,多好。

  对于林洛在网上发的消息,和视频,夏小沫都看到了,看着看着,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纠结着,阵阵绞疼让她痛不欲生。

不一会,林洛回来了,手里提着热腾腾的早餐,脸色苍白的林洛,亦显伤感,原本明亮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呆滞,也泛着一丝通红。

  转过身,夏小沫抬起头,林洛低下头,两唇相接。

被开门声惊醒的夏小沫睁开双眼,看着林洛忙碌的身影,她的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久唯的幸福和恬静,如果,如果时间就这样停留下去,多好。

  当晚,夏小沫的梦里,自己穿着洁白色的婚纱,在蔚蓝色的天空下,迈着婀娜的步伐在美丽的花朵中,缓缓的向前。远方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白衣少年,嘴角咧起淡淡的微笑。远方的天空,一只只白色的鸽子在白云间向前穿梭。

“醒了,就起来吧。你爸妈到学校了,赶紧去学校,下午赶紧给我去医院。来,我给你穿鞋。”

  6

看着正在给自己穿鞋的林洛,夏小沫的眼泪突然间便涌了出来,这是她知道自己生病消息后,第一次哭泣。

  我们一直满怀希望,我们一直坚信,爱,能够永恒。爱情小说

林洛放下鞋,抬起双手,从前面环抱着夏小沫,呜咽声从林洛的口鼻中传出。

  林洛,我们会好好的,我们会一起,一路向前

等到他们回到学校时,夏小沫的父母早早的便在门口等着了,紧张的着急感,溢于言表。

  如果我真的飞到了天堂,你一定要在人间好好的,好好地,你活着,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希望。

办罢各种手续,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打了一辆车,夏小沫的家从学校搬到了医院。

  我一直等待着,你穿着白色的礼服,在蜡笔画的白色婚礼,牵着我的手,共同演绎着一曲纯洁的美丽神话。

接下来的一周,便是各种各种的检查。夏小沫的父母也都放下手下的工作住在了,附近的宾馆。

  

林洛也理所当然的请假,来照看夏小沫,虽然夏小沫多次劝他不要为了自己放弃学业。但林洛依旧坚持着,他不想让夏小沫一个人孤独的承受着这种痛苦的折磨。

 

林洛每天都会给夏小沫讲故事,彷佛愉快的时光,总能让这个充满刺鼻味道的病房充满那么一点点欢声笑语。

 

虽是如此,但夏小沫仍旧可以从林洛的眼睛深处看到一种很深很深的哀伤,压制的,在痛苦着。

日子静静的流淌,如果生命真的能够这样,让自己每天都过得快乐,让自己的手始终不离爱人的手,那该有多好呀!

可惜,夏小沫不是上帝,林洛也不是。

夏小沫的脸色愈加苍白,床头上总会有无数乌黑的头发,记忆似乎也在慢慢的消失于光影流年的时光长河里。

夏小沫让林洛帮她买了一个本子,每天除了配合医院的各种无休止的检查,其余的时间,她都用来记笔记,虽然,很多的事情,或许经意的或不经意的,被自己莫名的遗忘在脑后的青葱里。但,她仍尽力的回想,想着小时候的快乐童年,想父母一家人的短暂时光,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遗忘,陪她在寂寞青春里趟过风雨,经历磨难,爱恨相依的白衣少年。

她怕她忘了,她怕,她今后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她怕她的记忆里再也看不到那张青春俊美的脸庞,她怕她再也闻不到那个白衣少年身上的带着阳光的香味。

林洛又出去打中午饭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也被自己劝回宾馆去了,他们太累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