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最近一直很忙



  希安的字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微微斜着,水墨晕开在印着莲花图滕的信纸上很是漂亮,希安并不是个喜欢说情话的人,但是她却是个喜欢把情感都表现在行动上的人。

  这种时候,南安总会回她一个笑脸。

  删了ID,无法面对你会有的悲伤,你知道我向来是个拙于言语的人呢,其实我只是怕你陷得太深呢,那个年轻的孩子,那样的情感只让我觉得无法承担,是给不了呢…

对话框里跳出几行字,你买的手机我收到了,很漂亮,我很喜欢。看着这几行字,我内心十分不安,不想知道,却偏偏知道了,不想看,却偏偏看到了。于是我打开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我说过你生日要给你买手机的我当然记得。看着这句话,我突然很想笑,我过生日,他从来没有买过任何礼物,而给别人,买的却是手机,突然觉得自己跟傻瓜一样。而他给过我的承诺没有一个实现的,却给别人什么时候许诺的,一直记得。我这才发现,原来真的不是他记性不好,而他仅仅只是对我健忘。

  纪年不明白,在她仍停留在文字情感的时候,希安已经在计划着现实,那么努力地想要靠近她…

  南安是那种人,不太轻易去接近人,总带些怕生,接近他是需要时间的。这样的个性自然是不讨喜的,于是越加少人接近,便越加沉默了。

  2.

“嗯。”

  可是在好几天过去后,希安又接到纪年的短信,那个喜欢着她的女孩告诉她,希安,我还是喜欢你啊,知道你是女人,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呢…

  故事的最末,只剩回忆,慢慢淡去的回忆,其实什么都不是…

  可还是习惯了,习惯一个会说我喜欢你,会贪念我的喜欢的女孩,习惯了一个眼里有你心上有你的女孩,习惯了那个时常吃醋的女孩…也习惯了与那张扬个性不相符的软腻声音,其实最开始,一切都只是习惯呢…

“啊!!!”我发出去一个啊字,连缀三个感叹号。

  就像这样,纪年和希安便作了两段故事,各自奔向不同的结局,再无交集…

  只是这里,她终于腻味了。

图片 1

“怎么,记起我来了?”我语气酸酸的说到。

  5.

  凌是一个喜欢换手机号的人,所以她总不愿意告诉他她的号码,因为总是变更,所以还是不说的好。

  比我的个性,我的文字总是不像我的,我明白我的冷漠,冷淡,冷情,和第一个女友分手时就是这样一个原因。

我这才明白H小姐为什么要嫁给W先生,因为和他在一起,她从来没有失望过,心也没有一次次的变凉。我很庆幸在最终她找到了属于她的那个人,那个把她当宝一样的人。真的如那句话所说,有人把你当草,就一定有人把你当宝。

  希安看着纪年,那个女孩笑的有些勉强,但是仍是她喜爱的那个纯粹的女子呢,她怎么能够那么残忍的拉她入深渊呢?

  南安是个喜欢听故事和看故事的人,社区其实是一个比较混杂的地方,当然也有文笔不错的人,她就是其中一个。

  我一直以为,长痛不如短痛是你我的结局。

我很想安慰她,可是在这时候我却不知道说什么,酝酿许久,我说,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谁还不会遇到几个渣男,相信更好的在后面,总有一个人会把你当宝的,相信我。我几乎是含着眼泪发完这几句话,最后我被自己的话感动落泪。

  4.

  和凌交流几乎可以说是南安的一个习惯,持续了三年仍旧没有断。

  5.

不介意可以把你的故事分享给我听

  纪年一直不知道,希安为了予她的那个承诺,是付出了多少努力的。

  而和凌的关系也从网友变成了朋友。

  离开你的那年正是冬天,我记得那般冷的天气把你的眼睛和鼻子冻红了,可你仍旧措着手说那你走吧,转过身留给我你的背影。

“没有,最近一直很忙。”

  其实是真的极疲累的,希安除了上课,还兼了三份工,另外网上也有帮朋友编辑文章,别人问她怎么这么卖命,她也只是笑,偶尔遇见熟人,便半看玩笑地说,赚钱养媳妇呢。

  那时候南安忽然想起她最初给他的感觉,她的确是个冷漠难以靠近的女人,其实并不是容易接近,而是原本就不在意吧……

  新年只发了一张帖子,祝你幸福,新年快乐。

“我结婚的人不是L。”

  再长了一些年岁后,纪年拗不过母亲的逼迫,相亲了几回,也真的找到一个温柔的男人,慢慢地靠近了,不冷不热地维持了,也就谈着再过些时日将婚礼办了。

  人总是需要朋友的,而他几乎就是南安唯一的仅有的亲近些的朋友。

  也许你看不见,但我还是写了,发了,熟悉的朋友追问是谁,也只是笑着说是所有的朋友。

也是在一次次的失望里选择若无其事的原谅,最终,受伤的是自己。

  纪年只是慌张地、绝望地看着希安丢弃她,甚至不愿意去送车,固执地紧缩着疼痛…

  她给他留了QQ,他加了她,发给她他写的文,其实最初会有这样欣喜而冲动的行为,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理解。

  你不知道呢,你的到来,才让我懂得,我无心经营的情感居然像株植物一样在缓慢地成长呢…

这更是惊得我下巴掉到了地上。

  可是希安不是纪年,她其实并不太会述说情感,她只对纪年承诺着,阿年,明年的生日(ri)我去陪你吧…

  南安从来是那种认真到有些固执的人,真正亲近一个人就绝对是真心的,而凌便是这样一个存在。

  是真的无奈,可这般的我确实是不值得你喜欢的啊。

“在吗?”

  纪年家住在三楼,楼层有些老旧,楼梯口也只有一盏微弱的灯,纪年从来都是怕的,可是那天,她快乐地像是只飞翔的鸟儿,只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下楼,紧紧地抱着那个女人,她记得自己对她说,希安,我好幸福啊…

  南安偶尔会回想起最开始的遇见,如果没有她的回复,或许他会恢复成那个沉默看文的南安也说不定。

  可你偏偏不怕我这性子,主动而亲昵,几乎要让我落荒而逃了…

H说的很对,男人对你完不成的每件事,不是因为事,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你。我们总是高估了自己在别人心中的位置,以为没有了谁地球就不转了,其实离开了任何人,日子依旧在继续,也许会过的更好。

  只是希安并没有说,她只静静地看着,看着纪年对着那个男人微笑,男人为她倒茶,这样一副和谐而又美好的画面,刺痛了她的眼睛。

  3.

  母亲只待了三天,说是放不下家里的老头,搭上同乡出来置货的人的车回去了。老人家依旧很是健态,脸布满了皱纹,发丝都斑白了,眼神却仍很好,提着一袋子年货仍显得轻松,但我是清楚的,我的母亲,还有家里的老头,其实他们都已经老了啊。

“在。”

  离那个人不在有多久了呢?

  南安才发现,他找不到她了。

  你是个活泼张扬的孩子,还年轻,总是活力无限的样子,大概也是年轻吧,原本以为我这般个性,真正靠近时大体过不了几天你就该腻了。

H说,曾经他是爱我的,他会记得她所有一切的喜好的东西与厌恶的东西,可是时间长了,他腻了,开始有点烦她,尽管她知道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是她不想放弃,因为她爱了十年,她也曾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既然想想分开那么心痛,那么不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结婚了会好的,他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后来的后来,是在很久很久的以后吧,希安真的就不见了,无论是论坛还是手机,纪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就像是做了一个虚幻的梦境,醒来时一片空洞,只隐约地记得那双漂亮的眼。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是他刻意而认真的固执。

  我想,这些对于你是不是都成了被丢弃的过去呢?可我仍旧这般记得。

台式电脑里登着我们彼此的QQ,没有任何秘密,他的QQ传来好多来消息的提示音,我把鼠标挪到QQ头像那,闪动的是同桌。刚好那时候他丢了手机,在补办电话卡,而他同桌在营业厅上班,于是我点开头像,看是不是卡办好了。最终也因为这一点,终结了我们的恋情,也让我明白了他所有对我说过却没有做到的话,只是于我,不是于别人。

图片 2

  偶尔有一天,凌的签名变了,上面只有两个字“腻了”。

  你知道吗?原本以为这般凉薄成性的我,自是从你我分开起,就该要将你放下,可是七年了,为什么你还是在呢?

她又说,她要嫁的W先生,虽然她对他没有太多的爱,可是他记得她所有的一切。她不喜欢吃葱,他便把饭菜里所有的葱花挑出来,她不喜欢聊天时说“哦”,说了第一次,他就再也不说第二次,她不喜欢迟到,于是无论去哪,他总是提前到⋯⋯她说了好多曾经在L君那没有感受过的感受,虽然那时候他们彼此在相爱,那份爱仅存在于一种习惯里,而不是烙在心里的沉重的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